没人的旷野总让人特别的放松

关于我们

没人的旷野总让人特别的放松
2017-10-14 15:04

 
  今年把药店转了,太操心,加上坐诊看病,又搞技术又要交际经营,反反复复的各种杂事,终于把我磨的狠了心,一转手,盘出去了。
  
  干了半辈子的积累,衣食无忧,能让我放下的原因,就一个字:倔。
  
  其实话要是说回来,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不就是在管理关系上低个头,笑个脸,灵活一些嘛,这是正常的社会关系。敢耍这种酷毙的,非楞即傻。说自己倔,是给自己脸上贴金。
  
  确实这样,貌似所有和我关系近的,熟的,我都不愿意和人家说我关店休业的事儿,这一说,就得解释好半天,而且越解释越不清楚,索性,不说也罢。
  
  问:你这是干嘛呢,好好的?
  
  我:我这是,我这是。。。我也说不清楚了。
  
  索性不说,咱说别的。
  
  西部浩瀚的腾格里大漠,带着滚滚奔腾的气息,千万年来就那么黄尘滚滚,一直扑在贺兰山下,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,倒头就卧睡在这里,呼呼的鼾声也响了千万年,直睡的贺兰山的云杉长满了发间,花儿草儿长满了衣襟,裸露的黄沙漫漫的胸膛,随着呼吸,起起伏伏。
  
  我呆的小镇,就在山下,就在黄沙巨人熟睡的肩膀,就在他的眉眼,就在他呼吸的毛茬胡子旁。小镇的街道房屋都是东边高西边低,东边再往上走一走就上山了,西边再往西遛一遛,就进大漠了,都是抬抬腿的事儿。
  
  呆到城边的香馆里,终于放松了下来,在晴好的日子里,穿了松垮的衣服,晒着沙漠的大太阳,瘫在门口的椅子里,脸上的老皮都耷拉着,毛孔里流溢着多巴胺的快感,舒坦!
  
  香馆,在小城的最西端,挨着最边上的一栋小区,说是商业街,当初房子都空着,没人,政府一规划,做少数民族手工业商业街吧,扶持五年免租金。于是人来了,不为做生意,上下楼装修一下,不为卖货,起码是不错的住宅。我也来了,我是手工香的招牌,傍着这份小镇独一的手工名义,沾了这政府的免租。
  
  这是从东往西的一条街道,往东和小城镇的主体,还隔着一段无人的空地,西边的顶头,就再没有人了,也是小城的最西边了。若是愿意,再抬腿往西走几十米,过了十字路口,就是一条柏油路,向西一直通往西边的建设区,车很少,静静的笔直的延伸在那里,两旁是沙漠草滩。
  
  我有个习惯,呆在一个地方,总是要找一个无人的地方,可以自在自然的地方,都是在城外或者野外,只要有时间,就去溜达,去年,我总是从小城的南口出去,骑着自行车溜达在旷野的公路小道。
  
  今年方便的很,一出香馆,往西走上几百米,就到了延伸在戈壁草滩的路上了,最关键的是:路上少有车,也少有人。只要是没事了,我就会溜达在这少人的漠野公路上,悠悠晃晃的,不定时间。
  
  这条公路和两旁的漠野,承担和接纳了我的情绪宣泄,无声无息,我像不断的消磁一样,不断的在这里调整。
  
  漫野是花的春天过了,炎热的夏天过了,秋风把草黄了,冬天也就到了,阴晴圆缺,风起了,沙落了。自己陪着自己,哄得自己挺乐呵。
  
  我总是觉得,自然才是滋养人的,没有人为过分干涉的自然,远非公园园林景观所能比拟。在现代,在城镇,能够随时进入自然,真是一个奢侈的条件。
  
  一条随时能进入自然的路,希望一直都在,随时能找到自己的内心,偷空陪着自己玩一会儿。
  
  茶青水淡中,一抹炊烟起,埋没了时光,浪荡在这腾格里的漫漫黄尘里。
  
  且种香种药,随风老去。

页脚信息

Copyright©2017 古典吉他网. All rights reserved. |澳门百家樂必胜技巧